翁乃群博士:川、滇边境纳日人蛊信仰及其实践
发布时间: 2011-10-20 浏览次数: 169

贵州大学“候鸟型”高层次人才计划特聘教授翁乃群博士系列讲座之三

川、滇边境纳日人蛊信仰及其实践

  2011年10月19日晚19:00,贵州大学长江学者团队邀请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员、贵州大学“候鸟型”高层次人才计划特聘教授翁乃群博士在人文学院308室举办系列讲座第三场:“川、滇边境纳日人的蛊信仰及其实践”。贵州大学刘锋教授担任讲座主持。

  翁教授从蛊信仰的研究背景入手,提到弗雷泽、马林诺夫斯基、埃文斯•普里查德以及利奇等著名人类学家都对“蛊”的研究给予过很大的关注;在中国历史古籍中,如《周礼官庶士》、《左传昭公元年》和《本草纲目》中也都有关于蛊信仰方面的记载。翁教授讲到自吴泽霖教授在1945年发表《摩梭人之社会组织与宗教信仰》一文之后的五十年时间,我国基本无人对“蛊”信仰进行研究,成为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的“盲区”。

  随后翁教授结合自己的田野体验,从四个层面展开自己对纳日人蛊(du)信仰及其实践研究的研究:(一)道听途说的du 故事(二)du 与社会性别(三)du的传播(四)du与村落社会生活,包括有du户与无du户的关系、du信仰与走访式性交往关系等。

  最后,翁教授为大家讲解了自己的分析及所遇到的问题,翁教授认为“du”的信仰是该社会责任追究的一种机制。“du”的信仰和实践构成了一种社会分类,基于此又构成了一种社会秩序。翁教授认为,“蛊”就社会机制来说,是一种社会现象,也是一种表述。就其功能来说,在当下仍可看到许多与“蛊”相似的社会机制。翁教授认为,仍需要探讨的问题是,为什么这样显著的社会文化现象在上世纪五、六、七十年代的我国民族学和人类学研究中变成了“盲区”,弄清楚了或许可以知道在以后田野研究中如何避免不应有的疏漏。